怠惰是美德

王粉一隻
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摸到我王的內褲

情人節~~

*ooc注意
*情人節賀文
*安蘆

現在天氣因寒流來襲,氣溫直線下降,外頭雖然沒有下雪,但冷風的吹拂還是讓人瑟瑟發抖。

放學。

“好暖和啊~”剛進物怪庵的蘆屋一邊接住衝向自己的毛茸茸一邊感動的說。
“物怪庵真好啊,乾脆在這邊住下吧。”
【花繪要住下的話 大歡迎哦(っ´▽`)っ】
“物怪庵~~~~!”蘆屋感動的大喊。
“蘆屋!好吵!”安倍瞪著在一旁無所事事的蘆屋。
“唔…”被安倍嫌吵後,蘆屋癟著嘴走向安倍,刻意放低音量的問“今天的委託內容是什麼啊?”
安倍瞥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他幼稚的舉動道“今天沒有委託,沒事的話就趕快滾回家。”
真是的,安倍先生簡直比冷風還無情啊。
習慣了安倍無情對待,蘆屋抱著毛茸茸盤腿坐在安倍身旁。
“吶吶,安倍先生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吧。”
“蛤?那又怎麼了?”安倍低著頭看物怪庵的記帳本。
“是沒什麼.....嗯....嗯嗯~”
“有什麼事快說。”安倍無奈的放下記帳本看著蘆屋。
“欸.....嗯....還是算了!”蘆屋支支吾吾一陣子後決定轉移話題。
“對了!安倍先生早上不是有收到很多巧克力嗎?都吃掉了!?”
“......”安倍默默的盯著眼前突然很亢奮的蘆屋不說話。
“欸....?怎麼.....” 
“......我沒吃,都還回去了。”
正當蘆屋納悶時,安倍說話了。
“欸...為什麼?不喜歡巧克力嗎?”蘆屋愣愣的看著安倍。

鈴~鈴~鈴~
【伊月只是不習慣無條件的收他人的禮物啦(´∀`) 一板一眼的~(・´з`・)】

物怪庵鈴鈴鈴的打破了兩人間詭異的氣氛。
“喂!不要說多餘的話。”安倍皺著眉瞪向掛軸。
“喔喔~原來是這樣啊....”蘆屋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落寞。

這時毛茸茸突然起身爬進了蘆屋的書包裡。
“欸,毛茸茸,怎麼了嗎?”蘆屋走過去把毛茸茸抱起。
但當蘆屋看到毛茸茸嘴裡刁著的東西時,
他臉色一白,“啊~毛茸茸!那個是!”

“那是什麼?巧克力?誰給的?”安倍看著毛茸茸刁著的精緻的小袋子,聲音突然變得危險。
“欸!?這、這個是......”
“這誰給你的?嗯?”安倍走向蘆屋。
“那、那是給你的啦!”蘆屋靠在牆上害羞的捂著臉。
兩人的距離僅剩半個手臂,怦怦的心跳和呼吸交織在一起。
安倍怔怔的看著從毛茸茸那拿到巧克力,“給我?”
“對啦......”太、太近了,蘆屋紅著臉低頭道。
“本命?”
“ㄉ....對啦...”
“哼嗯~”
“不、不喜歡的話就還給我。”蘆屋有些自暴自棄的說,想到之後還有可能被討厭,眼角不禁有些泛紅,伸手就想搶回巧克力。
“我可沒說不要。”安倍擋住了蘆屋的手。
安倍打開精緻的袋子,吃了一顆巧克力。
“好吃嗎?”蘆屋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安倍沒有說話,只是將一顆巧克力塞進蘆屋的嘴裡,趁他發愣時吻住他。

安倍的好聞氣息混著巧克力的香氣,就這樣撲了過來,讓蘆屋不禁閉起了眼睛。
突兀起來的吻既甜膩又溫柔,彷彿自己真的是被品嚐的巧克力般,蘆屋有些站不住的扯著安倍的袖子。

安倍輕輕的敲開蘆屋的齒貝,將裡面融化了一半的巧克力偷走,甚至貪婪的把口腔內殘餘的巧克力舔舐乾淨,離開時更拉出一條長長的銀絲。

蘆屋靠在安倍的懷裡呼吸著剛剛被奪走的空氣。
“安倍先生......”
“好吃嗎?巧克力。”安倍壞心眼的說。
“不、不是說不收別人的禮物嗎?”蘆屋不甘的回。
“我可沒收別人的禮物,我收的是我愛人的巧克力。”
“......”安倍先生平時有這麼撩嗎//////
安倍看著懷裡冒著煙的蘆屋,心情莫名的好,“.....乾脆就讓他住下好了。”安倍呢喃著。
“欸?”蘆屋抬頭看向安倍。
“沒什麼。”安倍托起蘆屋的後腦,讓彼此的眼直視著對方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後說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歡你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冷冷的情人節最適合送本命巧克力來虐狗了T_T

评论(4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