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仔

同居日常

*日常
*私設
*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滴滴滴滴滴。耳邊傳來鬧鐘惱人的聲響,溫暖的陽光灑在床上,安倍抬手將鬧鐘關掉,然後緩緩的起身,坐在床邊撐著頭,似乎是想再賴個床,但想到早上還有課,便心不甘情不願的打起精神,起來梳洗打扮。

“那傢伙還再睡嗎?”梳洗完的安倍皺著眉走回剛剛的臥室。
“蘆屋!起來了!喂!”安倍搖著窩在被窩裡的蘆屋。
“唔…安倍先生?唔....今天早上我沒課........”迷迷糊糊地說完,蘆屋又窩回去他溫暖的被窩裡。
“嘖,你打算哪時起床?”
“.........”
“我做了早餐,要吃嗎?”
“..........要。”
“要就起來!”安倍無奈的喊。
“唔嗯...等等嘛.......”蘆屋無意識的撒嬌到。 “.......起來後自己把早餐加熱,我先去上課了。”安倍瞄了牆上的鐘一眼。
“好...中午我想吃路口對面的那家義大利面......”蘆屋把臉埋在枕頭裡說道。
“知道了,我下課後先去等你。”明明就已經醒了嘛,安倍忍著想掐蘆屋臉頰的衝動。

中午。義大利面館。

慢死了,安倍一邊滑著手機一邊想著等蘆屋來後要怎麼好好的收拾他。
“哈...要打給他嗎?”安倍搖著剩下一半的飲料。

“您好,請問只有一位嗎?”
“啊啊不用了,我朋友已經再裡面了。”蘆屋拒絕了服務員的帶位。
“安倍先生!”蘆屋快步的朝著他走過來。
“安倍先生!你聽我說.....”
“停,先點餐。”安倍打斷了蘆屋的話。
“啊喔,好。”蘆屋乖乖的點了白醬蛤蜊義大利面。
“好了,怎麼了嗎?”等服務員走後,安倍問蘆屋。
“喔!就是!那個超知名品牌「物怪庵」的總經理相中了我的設計!!!”蘆屋激動的說。

蘆屋是設計學系的學生,自己的設計能被他人欣賞自然是很開心,尤其是那種有名的公司,蘆屋感到非常的激動。
而安倍身為語言學系的學生,雖然不是很了解設計,但能得到那種大公司的青睞,不管對誰都是一種肯定吧。

“恭喜你,這頓飯由我請客吧,就當是提前慶祝成案。”安倍由衷的恭喜道。
“謝謝!到時成案後,我們倆再一起慶祝吧!”蘆屋開心的回。

說著說著餐點終於送上了。
“對了,安倍先生,這陣子我可能會弄到很晚,我怕吵醒你,所以我會睡在我同學的工作室裡哦。”蘆屋叼著麵,看向安倍。
“不行!”安倍一臉兇惡的反對。
“欸?為、為什麼?”為什麼突然那麼生氣啊。
“不行就是不行,你這個生活經驗為零的五歲兒童就不要給別人添亂。”(譯:你就由我來照顧(X
“我才不是五歲兒童呢!也不會給人添亂!”
“反正你不回來我就殺到你們學院堵你。”安倍一邊咬著吸管一邊放話。
“知道了啦!到時候被我吵醒可不關我的事。”蘆屋不滿的抱怨,最後還小小的哼了一聲。
嗯.......會弄到很晚啊,那最近就多接幾個翻譯的案子吧,安倍發呆的看著蘆屋想。

“我吃飽了!”
當耳邊響起這句話,安倍才回了神。
“你下午有課吧?”安倍無視了旁邊眾多女性的抽氣聲,拿起紙巾擦了擦蘆屋嘴角上的醬汁。
“安、安倍先生!”蘆屋紅著臉大喊。
“晚餐你想吃什麼,我等等去買食材。走吧。”安倍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走去結帳。
“不要把我當五歲小孩啦,真是的。”蘆屋在安倍聽不見的地方偷偷地抱怨。

在蘆屋去上課的期間,安倍繞到離家不遠的超商買了海鮮燉飯要的食材。
“今天一定要讓那個挑食的五歲兒童把胡蘿蔔吃下。”安倍一邊挑一邊想。

晚上8:00。

“嘖,怎麼還沒回來啊。”安倍看著已經涼掉到晚餐碎念。

10:00。

“唔唔…..我回來啦.....好想睡...”

.......看來是真的很累,安倍看著坐在玄關一副隨時都能倒頭大睡的蘆屋。
“快起來。先去洗澡再來吃飯。”安倍催促。
“唔嗯....”蘆屋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後,便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走向浴室。

弄了好半天,蘆屋終於從浴室出來,而安倍也剛好把晚餐都加熱了一遍。
“不要窩在沙發,過來吃。”安倍看著又陷進沙發的蘆屋說。
“沒力了.....我可以在這裡吃嗎?”蘆屋可憐兮兮的看向安倍。
“........”安倍看了蘆屋一眼後,托著裝滿海鮮燉飯的盤子走向沙發。
然後他聽到蘆屋偷偷的“耶!”了一聲,他挑了挑眉,一手將裝滿燉飯的盤子放在桌上,一手將蘆屋拉起。
“咦?....咦咦咦咦咦!!?安倍先生!!?”蘆屋滿臉驚恐的任由安倍將他拉進懷裡。
“不是沒力氣嗎?我來餵你。”安倍淡定的挖了一口飯湊向蘆屋嘴邊。
“張嘴。”
“不、不用了啦,我可以自己ㄔ.....”蘆屋看著安倍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什麼的臉越說越小聲。
“張嘴。”安倍又說了一次。
“唔....啊....”蘆屋紅著臉,縮在某人臂膀裡,戰戰兢兢的接受餵食。

“安倍先生,我吃不下了。”蘆屋臉上的紅暈已經退了,整個人昏昏欲睡的靠在安倍身上。
安倍將蘆屋放回沙發,正準備要去收拾碗盤時,衣角被拉了一下。
“今、今天是突然被教授叫住,說要討論....唔嗯,合作的事,所以不是....不是故意那麼晚到家的啦....不要生氣嘛......”蘆屋撐著眼皮看向安倍撒嬌地解釋道。
“我知道。”安倍低聲的說,他看著還是緊抓他的衣角不放手的蘆屋,安倍微微的嘆口氣,他彎下腰,輕輕的撩起蘆屋額前的髮絲,快速的在額上留下一吻,“知道了,我沒生氣,快睡吧。”說完便逃離了現場。

蘆屋抬起手摸了摸被溫柔親吻的額頭,瞄了一眼安倍正在收拾東西的背影,露出安心的笑容後,便在沙發上沉沉睡去。

後記
一切都是腦洞(◐∇◐*)歡迎小鞭w

PS如果仔細看前面的劇情的話,就會發現他們不只同居還同房www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