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仔

每次看安倍就覺得他超級可愛,都怕他有一天被怪蜀黍(就是你)拐走怎麼辦XD

圖源是物怪庵的官方推特
圖二是我改來自爽用的(/ω\)

腦洞(X

如果蘆屋是半妖的話

以下安倍視角

妖怪------>喜歡
蘆屋------>喜歡
身為半妖的蘆屋------>超級喜歡(๑و•̀ω•́)و

撩人不成反被撩的蘆屋w

*ooc
*交往前提
*網路老哏

蘆屋:安倍先生~安倍先生~
安倍:蛤?(抬頭
蘆屋:我可以跟你要一個東西嗎?
安倍:什麼?(睏
蘆屋:我要你的心。(認真臉
安倍:(抬起蘆屋下巴 親下去
安倍:心是你的你是我的。(趴回去睡
蘆屋:.......///////(不是這樣的啊啊啊啊//////

其他同學:夠了哦(墨鏡

滑fb滑到的老哏,立馬給他寫下來了w
是說還有3天才有51的生肉啊_(:з」∠)_

同居日常

*日常
*私設
*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滴滴滴滴滴。耳邊傳來鬧鐘惱人的聲響,溫暖的陽光灑在床上,安倍抬手將鬧鐘關掉,然後緩緩的起身,坐在床邊撐著頭,似乎是想再賴個床,但想到早上還有課,便心不甘情不願的打起精神,起來梳洗打扮。

“那傢伙還再睡嗎?”梳洗完的安倍皺著眉走回剛剛的臥室。
“蘆屋!起來了!喂!”安倍搖著窩在被窩裡的蘆屋。
“唔…安倍先生?唔....今天早上我沒課........”迷迷糊糊地說完,蘆屋又窩回去他溫暖的被窩裡。
“嘖,你打算哪時起床?”
“.........”
“我做了早餐,要吃嗎?”
“..........要。”
“要就起來!”安倍無奈的喊。
“唔嗯...等等嘛.......”蘆屋無意識的撒嬌到。 “.......起來後自己把早餐加熱,我先去上課了。”安倍瞄了牆上的鐘一眼。
“好...中午我想吃路口對面的那家義大利面......”蘆屋把臉埋在枕頭裡說道。
“知道了,我下課後先去等你。”明明就已經醒了嘛,安倍忍著想掐蘆屋臉頰的衝動。

中午。義大利面館。

慢死了,安倍一邊滑著手機一邊想著等蘆屋來後要怎麼好好的收拾他。
“哈...要打給他嗎?”安倍搖著剩下一半的飲料。

“您好,請問只有一位嗎?”
“啊啊不用了,我朋友已經再裡面了。”蘆屋拒絕了服務員的帶位。
“安倍先生!”蘆屋快步的朝著他走過來。
“安倍先生!你聽我說.....”
“停,先點餐。”安倍打斷了蘆屋的話。
“啊喔,好。”蘆屋乖乖的點了白醬蛤蜊義大利面。
“好了,怎麼了嗎?”等服務員走後,安倍問蘆屋。
“喔!就是!那個超知名品牌「物怪庵」的總經理相中了我的設計!!!”蘆屋激動的說。

蘆屋是設計學系的學生,自己的設計能被他人欣賞自然是很開心,尤其是那種有名的公司,蘆屋感到非常的激動。
而安倍身為語言學系的學生,雖然不是很了解設計,但能得到那種大公司的青睞,不管對誰都是一種肯定吧。

“恭喜你,這頓飯由我請客吧,就當是提前慶祝成案。”安倍由衷的恭喜道。
“謝謝!到時成案後,我們倆再一起慶祝吧!”蘆屋開心的回。

說著說著餐點終於送上了。
“對了,安倍先生,這陣子我可能會弄到很晚,我怕吵醒你,所以我會睡在我同學的工作室裡哦。”蘆屋叼著麵,看向安倍。
“不行!”安倍一臉兇惡的反對。
“欸?為、為什麼?”為什麼突然那麼生氣啊。
“不行就是不行,你這個生活經驗為零的五歲兒童就不要給別人添亂。”(譯:你就由我來照顧(X
“我才不是五歲兒童呢!也不會給人添亂!”
“反正你不回來我就殺到你們學院堵你。”安倍一邊咬著吸管一邊放話。
“知道了啦!到時候被我吵醒可不關我的事。”蘆屋不滿的抱怨,最後還小小的哼了一聲。
嗯.......會弄到很晚啊,那最近就多接幾個翻譯的案子吧,安倍發呆的看著蘆屋想。

“我吃飽了!”
當耳邊響起這句話,安倍才回了神。
“你下午有課吧?”安倍無視了旁邊眾多女性的抽氣聲,拿起紙巾擦了擦蘆屋嘴角上的醬汁。
“安、安倍先生!”蘆屋紅著臉大喊。
“晚餐你想吃什麼,我等等去買食材。走吧。”安倍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走去結帳。
“不要把我當五歲小孩啦,真是的。”蘆屋在安倍聽不見的地方偷偷地抱怨。

在蘆屋去上課的期間,安倍繞到離家不遠的超商買了海鮮燉飯要的食材。
“今天一定要讓那個挑食的五歲兒童把胡蘿蔔吃下。”安倍一邊挑一邊想。

晚上8:00。

“嘖,怎麼還沒回來啊。”安倍看著已經涼掉到晚餐碎念。

10:00。

“唔唔…..我回來啦.....好想睡...”

.......看來是真的很累,安倍看著坐在玄關一副隨時都能倒頭大睡的蘆屋。
“快起來。先去洗澡再來吃飯。”安倍催促。
“唔嗯....”蘆屋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後,便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走向浴室。

弄了好半天,蘆屋終於從浴室出來,而安倍也剛好把晚餐都加熱了一遍。
“不要窩在沙發,過來吃。”安倍看著又陷進沙發的蘆屋說。
“沒力了.....我可以在這裡吃嗎?”蘆屋可憐兮兮的看向安倍。
“........”安倍看了蘆屋一眼後,托著裝滿海鮮燉飯的盤子走向沙發。
然後他聽到蘆屋偷偷的“耶!”了一聲,他挑了挑眉,一手將裝滿燉飯的盤子放在桌上,一手將蘆屋拉起。
“咦?....咦咦咦咦咦!!?安倍先生!!?”蘆屋滿臉驚恐的任由安倍將他拉進懷裡。
“不是沒力氣嗎?我來餵你。”安倍淡定的挖了一口飯湊向蘆屋嘴邊。
“張嘴。”
“不、不用了啦,我可以自己ㄔ.....”蘆屋看著安倍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什麼的臉越說越小聲。
“張嘴。”安倍又說了一次。
“唔....啊....”蘆屋紅著臉,縮在某人臂膀裡,戰戰兢兢的接受餵食。

“安倍先生,我吃不下了。”蘆屋臉上的紅暈已經退了,整個人昏昏欲睡的靠在安倍身上。
安倍將蘆屋放回沙發,正準備要去收拾碗盤時,衣角被拉了一下。
“今、今天是突然被教授叫住,說要討論....唔嗯,合作的事,所以不是....不是故意那麼晚到家的啦....不要生氣嘛......”蘆屋撐著眼皮看向安倍撒嬌地解釋道。
“我知道。”安倍低聲的說,他看著還是緊抓他的衣角不放手的蘆屋,安倍微微的嘆口氣,他彎下腰,輕輕的撩起蘆屋額前的髮絲,快速的在額上留下一吻,“知道了,我沒生氣,快睡吧。”說完便逃離了現場。

蘆屋抬起手摸了摸被溫柔親吻的額頭,瞄了一眼安倍正在收拾東西的背影,露出安心的笑容後,便在沙發上沉沉睡去。

後記
一切都是腦洞(◐∇◐*)歡迎小鞭w

PS如果仔細看前面的劇情的話,就會發現他們不只同居還同房www

朋友變男友(二)

*情人節賀文
*ooc注意

“蘆------屋-------”
“是!”從被拖上來到剛剛的蘆屋終於正眼看向安倍,“怎 怎麼了嗎?”他小心翼翼的問。
只見安倍將兩大袋的巧克力丟在地上,“聽
伏見說 這些都是別人讓你拿給我的?”

“是啊,安倍先生真的很有人氣呢!我從早上就一直收到要給安倍先生你的巧克力。”蘆屋的語氣不自覺的帶著酸味。

“你全收了?”安倍瞇了瞇眼看向眼前的笨蛋。
“大部分都是她們硬塞給我的......”見安倍愈來愈生氣,蘆屋的語氣漸漸弱下。
“我 我又沒做錯什麼!”蘆屋紅著眼眶有些不甘心的又補了一句。啊不行了,好想哭,為什麼會變這樣呢。

“誒...真是笨蛋。”安倍扶額。
這句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蘆屋的淚水終於止不住的流了出來。

“嗚嗚.....嗚我...額..我也...也不想..想額....收啊...嗚.....嗚啊啊啊~安倍先生罵我~嗚嗚....嗚額...嗚”蘆屋哽咽著。

看著突然爆哭的心上人,安倍有些不知所措,本來是想讓他不要再收其他人的巧克力了,結果好像說的有些太過了。
“誒 不要哭了啦,”安倍輕輕的抱住蘆屋“再哭就不給你獎勵了。”

“獎..額...獎勵..額...是什麼?”蘆屋說。
“你先不要哭了啦。”不然我會心疼。安倍輕輕的拍著他的背。
“安倍先生突然好溫柔哦。”蘆屋帶著哭腔的說。

只對你。安倍想。

這時安倍抽出蘆屋藏在口袋裡的東西。
“欸等等那、那個...”蘆屋想把他搶回,但他忘了他現在是在安倍懷裡,所有行動都受到安倍的限制。

“這是要給我的吧,巧克力。”安倍從袋中拿出一個星形的巧克力。
“誒嗯.....”蘆屋突然害臊了起來,整個人又更往安倍懷裡縮了起來。
“不餵我嗎,花繪?”安倍輕笑道。
對於變得溫柔的安倍,蘆屋覺得有些不適應,所以他猛烈的搖了搖頭。

真可惜。蘆屋好像聽到了安倍這麼說。
接著,他的頭被抬了起來,安倍溫熱的氣息直撲在他臉上,兩個人的周圍充滿著苦澀的巧克力味,安倍先舔了舔他的唇,然後又溫柔的啃食、吸吮著 “嗯....”蘆屋忍不住地發出了呻吟。香甜的巧克力氣息在他們之間蔓延。

“好苦哦”蘆屋抬著濕潤潤的雙眼看向安倍。
“會嗎?我覺得挺甜的。”安倍舔舔唇,“感謝招待。”

聽到這句蘆屋的臉又更紅了。
“既 既然安倍先生都吃了我的巧克力,就要負起責任!”蘆屋從安倍懷裡站了起來。
“當然,你想賴帳也來不及了。”安倍理所當然的說。
“!!!安倍先生!!!”蘆屋感動的喊。
“蘆屋,你好吵。”
啊又變回平常的安倍先生呢。

蘆屋牽著安倍的手想。

後記

他們兩個真的超甜的啦QWQ
又是聽op想出來的腦洞www
歡迎小鞭(扁(/ω\*)

朋友變男友(一)

*情人節賀文w
*ooc注意

蘆屋覺得他快爆發了,各方面的。
從早上到每節課的下課,都會有各個年級、 形形色色的女孩子,一臉嬌羞的拿著情人節巧克力,希望蘆屋能轉交給他最好的「朋友」——安倍晴齋。

“蘆屋!外面有人找哦~”同班同學這麼喊著,然而所有人都見怪不怪的繼續做自己
的事。
“又有!?”蘆屋哭喪著臉走了出去。

“噯 這是這節下課第幾次了啊,蘆屋的位子都堆滿了巧克力耶。”
“怎麼辦啊w突然有點同情他了。”
“安倍君也真是的,每天上課都在睡覺,平時也不常外出,為毛那麼有人氣啊。”
“真好啊~”同學們帶著看好戲的心情,小聲的討論著蘆屋的悲慘遭遇。

“蘆 蘆屋同學!請請 請幫我把這個交給安倍君!!!”說完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奔走了。
“欸欸...好逮也留個名字啊。”蘆屋無言的看著手中巧克力。
“安倍先生真的很有人氣呢!”蘆屋不甘願的想。
蘆屋拿著巧克力走向座位,看著堆滿整桌的巧克力,他不禁嫉妒的想“連安倍先生不喜歡吃甜食都不知道,憑什麼想跟他交往啊!........這樣的我真是醜陋啊,可是....”蘆屋摸了摸藏在口袋的東西,“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,就能正大光明的送這個給安倍先生了吧。”
“.....屋~蘆屋~蘆屋君~~”
“蛤誒 什 什麼事啊,伏見。”
“蘆屋在想什麼啊,叫你叫好多次了說。”
“啊哈哈 沒什麼啦”蘆屋略微心不在焉的回。
“這個給你,剛剛有位女同學請我把這個交給你。”
“安倍君的嗎?放桌上吧”
“啊~快上課了~總之不是給安倍的,是給你的呦。”說完伏見就閃回了座位。
“欸?欸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!?”

“蘆屋,安靜!”雖然被老師罵了,但蘆屋並沒有放在心上,因為他的心思都放在那個巧克力上了。

到了中午,蘆屋在幫安倍跑腿時,下了決心,一定要把它送出去!
但是,他在回教室的途中被安倍用物怪庵拖去頂樓了,“我心理準備還沒好啊啊啊啊啊~”蘆屋內心崩潰的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接下來還有(二)哦~

安X蘆 氣味

寫個小短篇
*接續稻草人那集
*ooc 注意

“哈啊~ 終於平安的把稻草人送回了隱世”蘆屋伸了伸懶腰。
“讓物怪庵送你回去吧”安倍拍拍身上的灰塵。
“好是好,可是...哈..哈哈啾! 身上的臭味一直散不去啊”蘆屋可憐兮兮的看著安倍。
“那又如何”安倍插著手看他。
真無情。蘆屋撇撇嘴“萬一被我媽追問怎麼辦啊?”
“你這個五歲小孩玩個泥巴什麼的很正常吧?”安倍戲謔的笑。
“我才不是五歲小孩呢!快幫我想辦法啊安倍先生”
“到禪子家洗一下如何?”
“這麼晚了 我家的澡堂早就關了”禪子無情的掐熄蘆屋的一絲希望。
“嗚嗚嗚怎麼辦啊 毛茸茸~”
“....”毛茸茸跳上了安倍的肩。
“喂...”察覺毛茸茸意圖的安倍想把它趕下去。
“對欸!我記得安倍先生住在物怪庵對吧!那一定有浴室了吧!....安倍先生~~~”
蘆屋又用淚水攻勢看著安倍。
安倍看著蘆屋的眼神加上陪他一起用淚水攻勢的毛茸茸,心想是逃不掉了,嘆了一口氣說“....好吧”
“洗完馬上給我滾回去!”
“是..是!”看到蘆屋得到救贖的眼神安倍又再心裡嘆了口氣“我到底能不能撐到去呢”雖然是這麼想的,但是安倍一想到蘆屋出浴時,凝結的水珠滴在他白皙的肩頸上,還有那看起來美味無比的薄唇....
想著想著安倍耳尖不禁染上一層紅暈。
“安 安倍桑還好吧?是不是太累了?你的臉有點紅”蘆屋見狀擔憂的問。
“閉 閉嘴! 快去把你身上的味道洗掉”安倍心虛的回。
“是是”
“啊禪子~明天見嘍~”
“快進去 要脫鞋”安倍踢了踢要進不進的蘆屋一腳。
“再見”安倍對禪子道別後也進了物怪庵。

“物怪庵~今天要跟你借個浴室洗個澡,沒問題吧~”
【沒問題!(^ω^)】
【話說,伊月也沒問題嗎?(奸笑)】
“啊?”蘆屋不明所以。
“哼 當然”一進屋就坐下閉目養神的安倍有些彆扭(?的說
“只有今天”安倍又補上這句
“欸~安倍是小氣鬼~”
“好了快點進去 乾淨的衣物我會放在外面”
看著安倍臉上冒青筋了,蘆屋才慌忙進了浴室。
【伊月終於要把蘆屋吃了嗎?(*'▽'*)♪】
【人家蘆屋可受歡迎了,小心別被其他人追走哦(╯3╰)】
“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!但是..現在還不是時候...”要等蘆屋更熟悉妖怪....等他更加強大...到時..

喀啦。

浴室的門打開了。
“啊啦 安倍君你們在聊什麼嗎?”蘆屋擦著濕透了的細髮走出來。
毛茸茸跳上了蘆屋的肩磨蹭著。
“啊哈哈 毛茸茸好 好癢,等等再陪你玩啦”
蘆屋笑著對毛茸茸嬉鬧。
這時安倍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自制力是那麼的薄弱,他捂遮臉盡量讓自己不對上蘆屋的眼說“在這裡待著。”後便丟下蘆屋去洗澡了。
在這期間蘆屋雖然想趁機回家,但想到安倍那殺人的臉,只好默默的留下陪毛茸茸玩了。
“啊哈~安倍好慢哦~”蘆屋打了一個大呵欠。

兩個小時後。
一走出浴室安倍就挑了挑眉,這貨這樣就睡著啦,完全沒想到忙完稻草人先生的委託後,又被毛茸茸拖著玩了兩個小時的蘆屋的HP槽。
安倍把被褥鋪好後,便將蘆屋抱入其中,最後自己也躦了進去,將蘆屋緊緊的抱緊,看著與自己有相同氣味的枕邊人,安倍的嘴角不禁露出了安心的笑容。

“晚安”
【晚安 (´∀`*)♪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記
我太晚入物怪坑啦~
安倍和蘆屋超萌啊(爆淚
op也超級讚讚讚的www
這篇是我一邊聽op 一邊腦補出來的
歡迎小鞭(?www

後頸注意#

兵長豪可愛啊啊啊啊(不愧是一米六#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