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仔

朋友變男友(二)

*情人節賀文
*ooc注意

“蘆------屋-------”
“是!”從被拖上來到剛剛的蘆屋終於正眼看向安倍,“怎 怎麼了嗎?”他小心翼翼的問。
只見安倍將兩大袋的巧克力丟在地上,“聽
伏見說 這些都是別人讓你拿給我的?”

“是啊,安倍先生真的很有人氣呢!我從早上就一直收到要給安倍先生你的巧克力。”蘆屋的語氣不自覺的帶著酸味。

“你全收了?”安倍瞇了瞇眼看向眼前的笨蛋。
“大部分都是她們硬塞給我的......”見安倍愈來愈生氣,蘆屋的語氣漸漸弱下。
“我 我又沒做錯什麼!”蘆屋紅著眼眶有些不甘心的又補了一句。啊不行了,好想哭,為什麼會變這樣呢。

“誒...真是笨蛋。”安倍扶額。
這句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蘆屋的淚水終於止不住的流了出來。

“嗚嗚.....嗚我...額..我也...也不想..想額....收啊...嗚.....嗚啊啊啊~安倍先生罵我~嗚嗚....嗚額...嗚”蘆屋哽咽著。

看著突然爆哭的心上人,安倍有些不知所措,本來是想讓他不要再收其他人的巧克力了,結果好像說的有些太過了。
“誒 不要哭了啦,”安倍輕輕的抱住蘆屋“再哭就不給你獎勵了。”

“獎..額...獎勵..額...是什麼?”蘆屋說。
“你先不要哭了啦。”不然我會心疼。安倍輕輕的拍著他的背。
“安倍先生突然好溫柔哦。”蘆屋帶著哭腔的說。

只對你。安倍想。

這時安倍抽出蘆屋藏在口袋裡的東西。
“欸等等那、那個...”蘆屋想把他搶回,但他忘了他現在是在安倍懷裡,所有行動都受到安倍的限制。

“這是要給我的吧,巧克力。”安倍從袋中拿出一個星形的巧克力。
“誒嗯.....”蘆屋突然害臊了起來,整個人又更往安倍懷裡縮了起來。
“不餵我嗎,花繪?”安倍輕笑道。
對於變得溫柔的安倍,蘆屋覺得有些不適應,所以他猛烈的搖了搖頭。

真可惜。蘆屋好像聽到了安倍這麼說。
接著,他的頭被抬了起來,安倍溫熱的氣息直撲在他臉上,兩個人的周圍充滿著苦澀的巧克力味,安倍先舔了舔他的唇,然後又溫柔的啃食、吸吮著 “嗯....”蘆屋忍不住地發出了呻吟。香甜的巧克力氣息在他們之間蔓延。

“好苦哦”蘆屋抬著濕潤潤的雙眼看向安倍。
“會嗎?我覺得挺甜的。”安倍舔舔唇,“感謝招待。”

聽到這句蘆屋的臉又更紅了。
“既 既然安倍先生都吃了我的巧克力,就要負起責任!”蘆屋從安倍懷裡站了起來。
“當然,你想賴帳也來不及了。”安倍理所當然的說。
“!!!安倍先生!!!”蘆屋感動的喊。
“蘆屋,你好吵。”
啊又變回平常的安倍先生呢。

蘆屋牽著安倍的手想。

後記

他們兩個真的超甜的啦QWQ
又是聽op想出來的腦洞www
歡迎小鞭(扁(/ω\*)

朋友變男友(一)

*情人節賀文w
*ooc注意

蘆屋覺得他快爆發了,各方面的。
從早上到每節課的下課,都會有各個年級、 形形色色的女孩子,一臉嬌羞的拿著情人節巧克力,希望蘆屋能轉交給他最好的「朋友」——安倍晴齋。

“蘆屋!外面有人找哦~”同班同學這麼喊著,然而所有人都見怪不怪的繼續做自己
的事。
“又有!?”蘆屋哭喪著臉走了出去。

“噯 這是這節下課第幾次了啊,蘆屋的位子都堆滿了巧克力耶。”
“怎麼辦啊w突然有點同情他了。”
“安倍君也真是的,每天上課都在睡覺,平時也不常外出,為毛那麼有人氣啊。”
“真好啊~”同學們帶著看好戲的心情,小聲的討論著蘆屋的悲慘遭遇。

“蘆 蘆屋同學!請請 請幫我把這個交給安倍君!!!”說完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奔走了。
“欸欸...好逮也留個名字啊。”蘆屋無言的看著手中巧克力。
“安倍先生真的很有人氣呢!”蘆屋不甘願的想。
蘆屋拿著巧克力走向座位,看著堆滿整桌的巧克力,他不禁嫉妒的想“連安倍先生不喜歡吃甜食都不知道,憑什麼想跟他交往啊!........這樣的我真是醜陋啊,可是....”蘆屋摸了摸藏在口袋的東西,“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,就能正大光明的送這個給安倍先生了吧。”
“.....屋~蘆屋~蘆屋君~~”
“蛤誒 什 什麼事啊,伏見。”
“蘆屋在想什麼啊,叫你叫好多次了說。”
“啊哈哈 沒什麼啦”蘆屋略微心不在焉的回。
“這個給你,剛剛有位女同學請我把這個交給你。”
“安倍君的嗎?放桌上吧”
“啊~快上課了~總之不是給安倍的,是給你的呦。”說完伏見就閃回了座位。
“欸?欸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!?”

“蘆屋,安靜!”雖然被老師罵了,但蘆屋並沒有放在心上,因為他的心思都放在那個巧克力上了。

到了中午,蘆屋在幫安倍跑腿時,下了決心,一定要把它送出去!
但是,他在回教室的途中被安倍用物怪庵拖去頂樓了,“我心理準備還沒好啊啊啊啊啊~”蘆屋內心崩潰的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接下來還有(二)哦~

安X蘆 氣味

寫個小短篇
*接續稻草人那集
*ooc 注意

“哈啊~ 終於平安的把稻草人送回了隱世”蘆屋伸了伸懶腰。
“讓物怪庵送你回去吧”安倍拍拍身上的灰塵。
“好是好,可是...哈..哈哈啾! 身上的臭味一直散不去啊”蘆屋可憐兮兮的看著安倍。
“那又如何”安倍插著手看他。
真無情。蘆屋撇撇嘴“萬一被我媽追問怎麼辦啊?”
“你這個五歲小孩玩個泥巴什麼的很正常吧?”安倍戲謔的笑。
“我才不是五歲小孩呢!快幫我想辦法啊安倍先生”
“到禪子家洗一下如何?”
“這麼晚了 我家的澡堂早就關了”禪子無情的掐熄蘆屋的一絲希望。
“嗚嗚嗚怎麼辦啊 毛茸茸~”
“....”毛茸茸跳上了安倍的肩。
“喂...”察覺毛茸茸意圖的安倍想把它趕下去。
“對欸!我記得安倍先生住在物怪庵對吧!那一定有浴室了吧!....安倍先生~~~”
蘆屋又用淚水攻勢看著安倍。
安倍看著蘆屋的眼神加上陪他一起用淚水攻勢的毛茸茸,心想是逃不掉了,嘆了一口氣說“....好吧”
“洗完馬上給我滾回去!”
“是..是!”看到蘆屋得到救贖的眼神安倍又再心裡嘆了口氣“我到底能不能撐到去呢”雖然是這麼想的,但是安倍一想到蘆屋出浴時,凝結的水珠滴在他白皙的肩頸上,還有那看起來美味無比的薄唇....
想著想著安倍耳尖不禁染上一層紅暈。
“安 安倍桑還好吧?是不是太累了?你的臉有點紅”蘆屋見狀擔憂的問。
“閉 閉嘴! 快去把你身上的味道洗掉”安倍心虛的回。
“是是”
“啊禪子~明天見嘍~”
“快進去 要脫鞋”安倍踢了踢要進不進的蘆屋一腳。
“再見”安倍對禪子道別後也進了物怪庵。

“物怪庵~今天要跟你借個浴室洗個澡,沒問題吧~”
【沒問題!(^ω^)】
【話說,伊月也沒問題嗎?(奸笑)】
“啊?”蘆屋不明所以。
“哼 當然”一進屋就坐下閉目養神的安倍有些彆扭(?的說
“只有今天”安倍又補上這句
“欸~安倍是小氣鬼~”
“好了快點進去 乾淨的衣物我會放在外面”
看著安倍臉上冒青筋了,蘆屋才慌忙進了浴室。
【伊月終於要把蘆屋吃了嗎?(*'▽'*)♪】
【人家蘆屋可受歡迎了,小心別被其他人追走哦(╯3╰)】
“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!但是..現在還不是時候...”要等蘆屋更熟悉妖怪....等他更加強大...到時..

喀啦。

浴室的門打開了。
“啊啦 安倍君你們在聊什麼嗎?”蘆屋擦著濕透了的細髮走出來。
毛茸茸跳上了蘆屋的肩磨蹭著。
“啊哈哈 毛茸茸好 好癢,等等再陪你玩啦”
蘆屋笑著對毛茸茸嬉鬧。
這時安倍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自制力是那麼的薄弱,他捂遮臉盡量讓自己不對上蘆屋的眼說“在這裡待著。”後便丟下蘆屋去洗澡了。
在這期間蘆屋雖然想趁機回家,但想到安倍那殺人的臉,只好默默的留下陪毛茸茸玩了。
“啊哈~安倍好慢哦~”蘆屋打了一個大呵欠。

兩個小時後。
一走出浴室安倍就挑了挑眉,這貨這樣就睡著啦,完全沒想到忙完稻草人先生的委託後,又被毛茸茸拖著玩了兩個小時的蘆屋的HP槽。
安倍把被褥鋪好後,便將蘆屋抱入其中,最後自己也躦了進去,將蘆屋緊緊的抱緊,看著與自己有相同氣味的枕邊人,安倍的嘴角不禁露出了安心的笑容。

“晚安”
【晚安 (´∀`*)♪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記
我太晚入物怪坑啦~
安倍和蘆屋超萌啊(爆淚
op也超級讚讚讚的www
這篇是我一邊聽op 一邊腦補出來的
歡迎小鞭(?www

後頸注意#

兵長豪可愛啊啊啊啊(不愧是一米六##

海x維


*****是海維哦哦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海涅~”
“嗯 陛下”
“海~涅~”
“維克多 ”
“海~涅~你還沒好嗎~~”
“如果你放開我的話,我很快就好了,維克多”海涅放下筆,略微無奈的說

“難得我公務做完了,海涅你卻不陪我”國王陛下撇過頭鼓起腮幫子
“陛下,現在是半夜”
“等我把王子們明天要上的課程整理完再陪你,好嗎”海涅溫柔的摸了摸抱在他身前的國王陛下的臉頰,畢竟他們倆也很久沒見面了

“現在明明是小孩子的睡覺時間”維克多孩子氣地嘟囔著
“...這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”海涅冷淡的說
“誰叫海涅你......”還沒說完,維克多的嘴就被海涅給堵住了
海涅彎下腰細細的品嘗著柔軟的唇,用舌頭溫柔地侵略維克多口中的每個角落,吸吮著他的舌,像是要將他口中的空氣奪走似的吻著他
“嗯...”維克多忍不住地發出了呻吟
海涅放開了他的唇,唾液像是銀絲般將他們的唇牽連在一起
“哈..哈...海涅是真過分呢”維克多喘息的說
“這不是你希望的嗎,陛下...在說    我可是個優秀的成年男性”說完海涅便走向窗邊將窗簾拉上

“夜 還很長呢,陛下 ”

謝謝觀賞(。・ω・。)ノ♡

下次想寫國王是m的文www
敬請期待w

官方一直出新品啊QAQ
嚴重思考到底要不要搶7/1的瓶蓋立牌啊...
想要勇勇的┻━┻ ︵ヽ(`Д´)ノ︵ ┻━┻






我抽3抽就好w







結果還是要抽#